| 返回首页 | 博客提交 | 会员登陆 | 文章投稿 |
广告位招租广告位招租广告位招租广告位招租广告位招租广告位招租广告位招租广告位招租广告位招租广告位招租

摸知了的夜晚

文章分类:情感随笔   作者:青马博客   发布时间:2015-10-9 10:54:48   阅读人气:1552次
  •       Chapoo给我写的“炸知了”画了一张插图,画了夜里打手电摸知了的人,又画了一只有翅膀的蝉藏在枝叶间。我觉得他一定没吃过炸知了,也没摸过知了。我似乎有些窃喜,正好,请允许我再炫耀一次“童会玩”的经历吧。
          先说明一下,可以油炸了吃的知了和藏在树上蝉鸣的知了的区别。有的地方可能也吃蝉,据说可以烤烤吃,我小时候可能也试过,只有很少一点白肉丝,没什么味道。我们炸了吃的知了,是从土里爬出来的知了,本地话叫“爬叉”,因为它们只会爬,还不会飞,不会“知了知了”的叫。等它蜕了壳长出翅膀会在树上叫,才叫知了,本地话叫“嘟了”。
          上篇提到群里有人回忆起在小学操场抠知了。下午四五点钟,太阳收敛威势,就有知了开始破土。这时候摸知了的人,个个弯腰九十度,低头搜寻破土的痕迹,地面破开的小口,只有指甲缝那么大,但逃不过我们的眼睛。发现了,用指甲轻轻把缝隙挑开,一点一点抠,不要打草惊蛇,据说一旦惊动,它们就掉进井里跑了,挖地三尺也休想捉到。上下打通,看到知了还在贴着井壁爬,伸进去一根手指,喏,上来吧。这是抠知了。
          我们还会用一根麦秸秆或小树枝,续进井里,知了碰到就会顺杆儿往上爬。现在想想,小时候我们就掌握这种多少有些狡诈的技巧,这样真的好吗?也有暴力做法,带着铲子,看见破土的洞口,下铲挖,没准头的情况时有发生,知了遭遇拦腰斩。
          熊孩子,自有报应。打开的洞口,如果是个蛇洞,或别的虫子洞,拿手去抠就惨了。
          傍晚摸知了,只能算晚饭前的消遣,也不带罐子,捉几只,就攥在手里,手心被它挠得有些痛有些痒。晚饭后,摸知了的活动才正式开始,拿上手电,提上罐子,有的人竟然提了一个铁皮大水桶,拿着加长的手电,戴了草帽,夜里戴草帽,这是准备摸一夜的,防备露水打湿头。摸上一桶,一家人是吃不了那么多的,趟着露水拎到城里集市去卖。
          只有一次,我也摸了一夜,摸了一罐子。跟着比我大的孩子,我们跑到庄稼地里,沿着河边,沿着地头,树上,玉米秆上,草秆上,一直摸下去。好走的地方被前边的人扫荡了,我们就跑到坟地边。摸到最后,天已蒙蒙亮,知了开始蜕壳,刚出壳的知了,身体是淡绿的,沾着露水,在微微亮的天色里怯怯扇动着还没完全舒展开的翅子,此时的蝉翼是最薄的蝉翼,我们便不捉,悄悄走过。是不忍下手,还是嫌弃不好吃,经不住问。
          一旦破土,知了用最快的速度让自己成熟,天一亮,它就有了一身坚硬的黑甲,翅膀也变硬。即使不能吃,也逃不过熊孩子的魔爪。看那路上扛着长竹竿的,竹竿上绑了网子,到一棵树下,猫腰,仰首,一下罩住,迅速收网,盖在地上。捉到了,把它的翅膀掐短,当飞行玩具。它的翅膀短了一半,飞出去,飞不远,也飞不高,飞着飞着又掉下来。还拿它当声音玩具,捏住知了头部两侧,稍一挤它就发出蝉鸣,想必是疼痛的嘶叫,我们却嘿嘿一笑。知了的寿命不长,被捉住的知了更活不过一天,何况这易得的玩具,小孩玩几下就扔到一旁。还好,据说知了并不是益虫,它们损害树木,我们是正义的来福灵。
          蝉鸣零星,力竭、短促,几只衰老的知了叹息光阴。一种叫声更响亮的,三伏天才出现的“伏了”,一声高一声低,它们虽然体型小如蛾子,声响却如蛙鸣,我们觉得诡异,从不碰它。出伏,暑假也快结束了,我们一个个又变成从小勤工俭学的好学生,而且个个晒得那么黑,看着怪可怜的。拿着长杆,沿路去摘蝉蜕。蝉蜕是中药材,散风除热,对咽痛、麻疹等有疗效。暑天里,有收蝉蜕的小贩走街串巷,他们拉长声音这么吆喝:“收嘟了壳”。我们轻轻把蝉蜕从树上捅下,收入篮子,攒起来,等小贩来,从他们手里换几张毛票几枚硬币,再跑到商店用自己的钱换个新铅笔盒,就觉得一个暑假收获满满。
  •   文章来源:http://ourfolk.net/2015/08/27/11874/ 
    上一篇:我们的选择总在糟糕与更糟糕之间  下一篇:想把余生变诗篇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浏览】

    【每日阅读排行】

    【每日热门站点】

    博客导航网新版吐槽 博客导航网新版吐槽 Google01(728xN) Google01(728xN)